直抵人心的影片不會“隱入塵煙”

日期:2022-09-05 14:37:54 / 人氣:92 / 來源:本站

9月5日,上映第60天,電影《隱入塵煙》票房破8800萬。貓眼專業版預測其內地總票房為1.25億。這個成績,令人驚歎。

中國影史上,也曾出現過票房破億的文藝片,但《隱入塵煙》的逆襲,走出了一條史無前例的曲線。

隱入塵煙電影畫麵3.jpg

7月8日,《隱入塵煙》正式上映,這部以西北農村兩個邊緣人為主人公的影片首日排片占比為1.3%,不足同期大片的零頭。1%上下的排片比持續到了七月末,上映第四周,排片跌至0.5%以下。8月9日,《隱入塵煙》上線流媒體平台,當天的票房收入是11.7萬元。

通常,一部影片登錄流媒體,基本宣告其院線征戰告一段落。8月19日,《隱入塵煙》累計票房還不到2000萬。一個多月的時間,影片的高口碑並沒有為票房帶來多少加持。

拐點出現在在8月22日。這一天起,《隱入塵煙》排片開始穩步上升,從0.2%上漲到16.6%。8月29日開始,《隱入塵煙》各項數據不斷刷新紀錄,不到一周的時間創造了5000萬票房。9月2日,單日票房超越《獨行月球》和《新神榜:楊戩》首次登頂日冠;9月3日,單日票房突破1437萬,一天時間拿下上映19天的票房總和。9月4日,單日票房再度以1279萬登頂。

上映兩個月,《隱入塵煙》的院線之旅峰回路轉,背後究竟是什麽力量?奇跡般的刷新紀錄,能夠給文藝片創作帶來哪些啟示,它能夠改變文藝片排片少的困境嗎?

隱入塵煙電影畫麵2.jpg

不拒絕觀眾的誠意之作

一家地處滬上繁華商圈的連鎖影城上周對《隱入塵煙》排片進行提升,影城高管向第一財經表示,影片上座率是影院排片的主要依據,其次也會考慮影片的豐富性。在他看來,《隱入塵煙》上座率之所以能夠逆勢上揚,其中很重要的原因是抖音和快手等短視頻平台的帶動。同期影片的供給不足也是原因之一:“確實也是最近該看的影片都看完了。”

貓眼專業版營銷數據顯示,《隱入塵煙》的抖音話題播放量已超32億。9月3日,“隱入塵煙結局”話題在抖音熱榜上位列第四。在抖音,關於《隱入塵煙》的觀眾安利文案別出心裁:“西北沙漠種不出玫瑰,小麥印花是我最洶湧的愛意。”“全劇不提苦卻苦出天際,全劇不說愛卻愛入骨髓。”

隱入塵煙品牌形象.jpg

在短視頻平台,許多二創內容得到了較高的播放量和點讚數。在抖音,“隱入塵煙”話題下有各式各樣的熱門視頻,有的是幾分鍾解讀電影,有的是博主模仿影片主人公片段比如“沉浸式吃雞蛋”,還有一些拍攝了與影片主人公有相同境遇的身邊人的生活。博主史牧雲說:“我是土生土長的甘肅人,為什麽《隱入塵煙》感動了我,因為那不是一個人,我身邊有千千萬萬那樣的老人。這世上多的是這樣的人,塵埃一樣活著,渺小,卑微,卻善良,質樸。”視頻下麵得到高讚的一條評論寫道:“說這部電影脫離實際的,是他們已經脫離了我們。”

濟南百麗宮影院總經理董文欣自《隱入塵煙》上映後持續呼籲觀眾觀影並予以排片傾斜。在她觀察看來,該片前期票房靠的是業內人、影評人、影迷的推薦,市場以一二線為主。上了流媒體後,影院並沒有被流媒體分蛋糕,且依靠著網上各種自媒體短視頻的傳播,口碑下沉到了三四線城市和鄉鎮,三四線票房上漲,口碑“破圈”。

隱入塵煙海報設計1.jpg

上海大學上海電影學院教授劉海波也注意到了短視頻對《隱入塵煙》的票房加持:“我們應該認識到這樣一個現實,抵達萬千觀眾最有效的手段是手機,是短視頻。”一方麵,短視頻的觸達率和影響力被再次確認,另一方麵,劉海波覺得,短視頻的生產傳播者、博主們之所以力推《隱入塵煙》,是因為他們在這部電影中找到了共鳴。

劉海波向第一財經分析,《隱入塵煙》是有觀眾緣、有親和力的作品,是一部有誠意而又不拒絕人的作品:“春耕秋收,兩個底層農民的勞作,打土坯蓋房子,孵小雞生雞蛋。他們總是被強勢者使喚和剝削,無聲地堅忍著,這些絕大多數觀眾都能看懂,也不覺得枯燥。”劉海波說:“因為看懂了而尊重它。我們尊重導演、演員,投資人的誠意,也尊重給這部片子排片的院線的誠意。”

“大家真誠地為這部電影當自來水進行傳播,也會形成一定的馬太效應。但無論是院線排片、流媒體的傳播力,這些都建立在同一個前提上,那就是這個作品本身有打動人的地方。”劉海波說。

隱入塵煙海報設計2.jpg

情感得到正向釋放

由於疫情緣故,《隱入塵煙》上映初期上海部分地區影院暫未開放。劉海波第一次看《隱入塵煙》是在互動電視上點播,最近他又在影院二刷,依然為從土裏長出來的人物、台詞、故事和表演而感動。

劉海波覺得,人們很少能在大銀幕上看到如此紮實的真正的人生:“人生是一塊一塊土坯打下來的,一磚一瓦蓋起來的,一步一步走出來的。”在他看來,《隱入塵煙》是從土裏長出來的電影,表現了農民和土地的關係:“農民像麥子一樣沉默無言,頑強地在土裏長著,自給自足,土地像陽光一樣,對我們每個人都是公平的,隻要你付出,就會有回報,播種就會收獲,看著麥苗抽穗,內心就會有一種愉悅感。農閑的時候,知道倉裏有糧食,能吃上東西,人就是這麽感到踏實的。”

對人生的呈現之外,影片還有關於社會批判、人文關懷的表達,比如人生的無奈和卑微:“我們和有鐵、貴英一樣,無非是吃得好一些,穿得好一些,但一樣卑微,一樣無奈,一樣無法把握自己的命運,當人在麵對不確定的時候,對人生的意義發出質疑的時候,不僅想要找原因,還想找到一種引導。有鐵和貴英的回答是接受自己的命運,踏實地活著。”劉海波說。

隱入塵煙海報設計4.jpg

《隱入塵煙》給人以感動,但並不是一部隻有悲情的電影。“有鐵過去四十年來就是一頭驢,被人使喚著,他自己沒有人生的目標,也不知道人生的意義,沒有作為人的主體性,是一個工具人。但是當他遇見貴英以後獲得了相濡以沫的愛,人生有了一絲溫暖和亮光。”劉海波又說,這部電影呈現了這種可貴的溫暖,但同時又把生活的本質告訴觀眾:“生活是非常殘酷的。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天地沒有那麽多的價值判斷,不會因為你是弱勢,就給你保留一點仁慈。”

和劉海波一樣,對於《隱入塵煙》,很多觀眾評價它“後勁兒很足”,在流媒體平台觀看之後,又去影院選擇二刷、三刷。劉海波提到,現在觀眾看電影會進行理性的分析,因為它通常意味著要付出經濟成本、時間成本和情感成本:“看一場電影加上交通來回三個多小時,還需要情感投入,其實是非常累的。很多電影對觀眾而言是被折磨過一次了,不值得二次付出,而像《隱入塵煙》這樣的片子,能夠讓情感得到正向的釋放,觀影過程中會得到心靈的淨化。因此,你就會選擇再一次地享受。”

成功可複製,但有偶然性

隱入塵煙海報設計5.jpg

實際上,文藝片排片少是老生常談的話題。過去,比文藝片內容本身更出圈的反而是電影人的自救行為或者是五花八門的營銷噱頭。比如2016年導演吳天明遺作《百鳥朝鳳》上映,出品人之一方勵下跪求排片,再比如《地球最後的夜晚》以“一吻跨年”為賣點,錯位吸引觀眾,票房破2.8億的代價是口碑崩塌。宣發再強勢的文藝片,票房也有天花板,獲得戛納電影節評審團獎的黎巴嫩電影《何以為家》,2019年在中國內地獲得3.76億票房,已成為不可逾越的高峰。

一個多月前,在接受第一財經專訪時,《隱入塵煙》導演李睿珺也曾回應“排片少”的問題,在他看來,電影院排片是一個市場行為,影院經理自然會選擇他所認為的能夠賺錢的影片,選擇主流觀影人群喜聞樂見的類型多排一些,無可厚非。

在劉海波看來,文藝片不可一概而論。《隱入塵煙》和一些曲高和寡的文藝片不同,它不故弄玄虛,也不拒絕觀眾,它的成功是可以複製的。“所謂可以複製,是指它教育了院線,資本和觀眾。對觀眾來說,原來電影不都是打打殺殺和視聽衝擊,對於電影院來說,原來這樣的片子也有觀眾喜歡,不該隻給那些商業片多排片,也教育了資本,可以看到,電影行業還是有部分資本是有文化修養的,願意投資真誠的藝術家。”

隱入塵煙海報設計6.jpg

在眾多分析《隱入塵煙》逆襲現象的評論中,有一種觀點認為,該片的票房逆襲與前不久“二舅”短視頻的爆紅在邏輯上有一致性,人們傾向於通過觀看他人苦難,“治愈自己的精神內耗”。

劉海波覺得,人會在潛意識上尋找共情點,人需要宣泄情感,通過藝術來得到淨化:“當人處於一種無感狀態的時候,會傾向於消費視聽產品,淺表的東西,但那些爆米花電影越來越不行了。現在全世界的人其實已經開始進入了一定的發展受挫期,會讓人在狂飆突進中踩一下刹車,會進行一定的反思,有一點深度感。”從這個意義上來說,爆款或者現象級的作品一定是找到了與時代情緒的合拍點:“但是時代情緒是很難把握的,它一直處於變動之中,所以也帶有一定的偶然性。”

責任編輯: 冉超


作者:葛怡婷


0755-82265121 OR 查看更多聯係方式 →

Go To Top 回頂部